媒体人王志安发文回应百度投诉:欢迎来告

--

    来源:腾讯新闻    发布时间:2019-01-17 14:00    编辑:公子扬     浏览量:

权健事件爆发前后,我写了两篇文章,其中一篇在公众号上生存了不到48小时,就壮烈牺牲了。还有一篇《权健该死,但不是只有它该死》,也惹了麻烦,很可能也要被删除。 这篇文章不仅得罪了权健,还得罪了大名鼎鼎的百度。 上周五,我忽然收到腾讯的通知,说我

权健事件爆发前后,我写了两篇文章,其中一篇在公众号上生存了不到48小时,就壮烈牺牲了。还有一篇《权健该死,但不是只有它该死》,也惹了麻烦,很可能也要被删除。

这篇文章不仅得罪了权健,还得罪了大名鼎鼎的百度。

上周五,我忽然收到腾讯的通知,说我的文章被百度投诉了。我好生奇怪,连忙打开公众号后台的消息页,百度在上面是这么写的:

“该文章已经对百度品牌形成恶意诋毁,严重损害我司商誉及品牌声誉,….我司将通过法律手段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百度不愧是跨国公司,企业内部看起来都是按照国家部委设置的部门,开口闭口都是“我司”,投诉我的口气,也颇有政府管理部门的风范。只是这位投诉我的工作人员,你好歹也说一下你们到底是哪个司呀,你说我侵犯了“我司”的商誉,我哪知道你司到底是百度的哪个司局呢?

这杀气腾腾,最后通牒般的举报,是要起诉王局么?好怕怕呀。

看过《权健该死,但不是只有它该死》一文的读者都知道,这篇文章的重点根本就不是百度。文章的主要内容,是在梳理权健的生存模式:

它用税收“收买’当地政府,用广告养活天津当地的媒体,用束昱辉的政治身份给权健营造保护伞。由此一来,普通公众的恶评,网上随处可见的权健涉嫌传销的信息,它们根本不在意。权健的倒台是个偶然,甚至是个意外,因为一名叫周洋的肿瘤患者的死亡,公众压抑已久的愤怒被点燃,引发舆论海啸,权健才轰然倒塌。

文章的最后我顺便提到,这和当年魏则西事件非常相似。

军队医院承包科室由来已久,骗子机构用国外早已证明无效的免疫疗法坑害患者也早已有之,百度收取广告费,为虚假医疗机构做竞价排名也被曝光数次,但就是没人管。因为普通人的投诉,甚至起诉,在强大的利益面前什么都不是。直到身患癌症的大学生魏则西在百度的导引下被骗子耗尽家财和希望,临终前在网上发出控诉,才点燃公众的怒火,终于导致军队医院承包科室的结束,百度竞价排名的被整顿。

长期的恶不被制度识别和纠错,民众的不满像火山岩浆一样堆积,直到一个悲剧事件发生,引爆公众的怒火,体制才出来收拾残局。无论权健事件,还是魏则西事件,都是如此。

这就是我论述的结论。

我这个论述有什么问题么?

魏则西难道不是百度导引去的骗子机构?百度没有收取武警二院肿瘤机构的广告费?我怎么恶意诋毁百度了?百度收取莆田系的广告费,导引消费者去受骗上当直到送命,血案一桩桩,人命一条条,还用诋毁?诋毁这个词百度也配用?

奶奶的,魏则西事件还不到三年,死者尸骨未寒,百度就开始反攻倒算了?

政府调查部门在魏则西事件后认定,“百度搜索相关关键词竞价排名结果客观上对魏则西选择就医产生了影响“,百度这是准备不认账了?

李彦宏当年被有关部门约谈,要求在22天内整改竞价排名,百度这是打算要把这段历史删除了?

说句题外话,魏则西事件后,我们曾经十分努力,想采访魏则西的父母。

我们认为,魏则西的死,如果能推进中国的立法进程,这位年轻人就没有白死。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公众应该永远记住,魏则西从罹患癌症到被骗子榨干钱财的细节和过程,记住魏则西一家曾经经历的绝望和痛楚。

我们当时拿到了他们的联系方式,和他们也有过沟通。但在某个时间点后,他们突然从北京回了老家,不再回复我们的任何信息。

关于魏则西一家的后续安抚和处理,坊间一直有各种各样的传言,我们无法确认,但一直为没有能采访到魏则西的父母而遗憾。

魏则西事件后,李彦宏曾经表示,百度要逐渐放弃竞价排名,将重心渐次转移到AI上。但事实呢?

2016年9月,一位乌鲁木齐的患者从十四楼上一跃而下,自杀身亡。一个月前,这位27岁名叫张瑞的女孩子,通过百度搜索找到当地一家医院,进行了双侧筛前神经阻断术、鼻中隔矫正术等手术,术后出现“空鼻症”,痛苦万分。随后张瑞出现心理障碍,半个月后,跳楼身亡;

2017年8月,大学生李文星身陷传销组织,不幸死亡。调查显示,李文星在陷入传销之前,曾经被骗入一家叫达内的教育机构学习java。达内在众多招聘网站上伪装发布招聘信息,不明就里的求职者一旦去应聘,就会被步步引入骗局。哪怕你没上过大学,达内也会以推荐高薪工作为诱饵,让这些急于求职的年轻人花几万块钱学习编程。而导引李文星进入这家培训机构的,正是百度;

2018年9月6号,作家六六用百度搜索上海美国领事馆,结果出来众多骗子广告,就是找不到上海美国领事馆的官网。绝望之中的六六翻墙用谷歌一试,第一条就是美领馆的账号;

2018年9月,安徽的一对夫妇带着孩子来上海求医,他们原本要前往复旦大学附属医院,但他们用百度搜索“复旦大学附属医院”时,跳出来的却是一家“复大医院”,他们以为这就是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在百度的引导下,他们来到复大医院就诊,结果孩子被诊断出“血管瘤”,花了15000多元打了所谓“进口的针”。事后证明,这家所谓的“复大医院”是一家莆田系医院,和复旦大学附属医院毫无关系。百度之所以在搜索复旦大学附属医院时,强行推销山寨版的“复大医院”,是因为它们收了推广费;

2018年11月,复旦大学教授严锋想要去土耳其旅行,他在百度搜索“土耳其签证”,排名最靠前的网站是“土耳其签证中心”,严锋以为这是土耳其大使馆的签证中心,就花了129美元办理了签证。后来他才发现,这家“土耳其签证中心”根本不是土耳其大使馆的机构,只是一家代办网站。土耳其签证官网收费仅61美元,且电子签证办理十分简单,根本用不着第三方代办。而这家“土耳其签证中心”之所以能够排在百度搜索项的首位,是因为它们给百度交了广告费;

……

够了,这一幕幕,一桩桩说明,百度还是那个百度。

网友在百度用“玉兔二号 自拍”搜索图片,结果........

我们曾经以为,一个年轻生命临终前对恶的控诉,会唤醒百度决策者们内心的良知。这种良知是我们每个人能够感受同类痛苦,理解他人不幸,是人之所谓人与生俱来的天性。

但我们错了。

百度根本就没有变,它一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穷尽自己的力量继续作恶。它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任何操守和底线。

一年前,李彦宏再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和束昱辉同一个界别。十几天前,他还当选“改革开放百大人物”,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会议,神采奕奕。

魏则西正在被忘记,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偶然间提起“魏则西”三个字的王局,被百度举报。

腾讯问我,是否愿意承认对百度的侵权,如果承认,确认侵权后会减轻处罚。

我的回复是:不!承!认!

我知道百度的实力强大,一怒之下也许会起诉我。

来吧,王局我奉陪到底。

我不相信一家企业可以长期作恶不受惩罚,不相信恶贯满盈者可以为所欲为横行霸道。

我信仰世道人心,善恶有报。就这样!

    上海上海东方传媒新闻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上海上海东方传媒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上海上海东方传媒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
    招商加盟
    招商加盟
    招商加盟
    招商加盟
    石宗源当选贵州人大主任 林树森担任省长
    现代汉语词典收录新词反映社会变迁
    澳大利亚将扩大对中国公民实施无贴纸签证范围
    烟草税明年可能上调 专家称不会直接影响售价
    甘肃漳县称建“遮羞墙”旨在排除交通安全隐患
    简满屯:汲取先烈的价值力量
    美国西尼罗病毒疫情已感染1993人致死87人
    监测称我国大学生体质状况继续下滑
    英媒:乌克兰危机考验中国全球政治雄心
    用工荒倒逼出工资集体协商“杭州样本”
    美国华人在菲驻美使馆前示威要求菲撤出黄岩岛
    纽约爆发万人抗议游行 高喊“特朗普下台”
    罗援:五个唯一决定中国增加军费理直气壮
    虚假诉讼规避“摇号购车”
    视频:国民党反制扁“终统” 称罢免不成将倒阁
    白恩培当选云南人大常委会主任 秦光荣当选省长
    蒙牛改期牛奶流通揭秘:食品业临期产品存隐忧
    美军亚太反潜网锁定中国 警戒解放军出岛链
    熊建平被任命为天津市副市长
    胡锦涛讲话催人奋进 民众对未来充满信心